《麦子》79期 / 文:包章贤

我敬爱的妈妈——黄聿丝,于2021年9月5日安息主怀。我是妈妈的二女儿——章贤,我想向大家述说我与妈妈的美好回忆。

童年与妈妈的时光

自34年前起,妈妈经历四次剖腹产,陆续生下我们五个儿女。当我也面对第一胎剖腹产时,妈妈到医院来陪伴我,告诉我要坚强,因为她过去可以做到,我也一样能做到。34年后,当我望着病榻上虚弱的妈妈,我心里极其难过,妈妈过去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把我生下。妈妈,感谢你,因着母爱,你把我生下,又养育我们长大成人!

初嫁给爸爸时,妈妈曾在民都鲁创业,开了服装店。每次妈妈到邻国办货,总不忘给孩子们添购衣服,她老是担心我们不够衣服穿。当我和大姐上学后,妈妈结束了服装店的生意。原本她可以继续成就事业,但她选择当全职妈妈。妈妈的牺牲成就了我们的幸福家庭。爸爸事业有成,儿女受高教育,全家敬拜和事奉上帝。

在我上幼稚园和小学时期,爸爸的工作相当吃力和辛苦,他有时必须在半夜前往国油液化天然气厂处理突发危机。妈妈为了辅助爸爸,让爸爸有个充足的睡眠,自己扛下夜晚照顾婴孩的责任。每当我们发烧,妈妈会用湿毛巾替我们舒缓不适,口里不忘啰嗦我们因喝水不够才会生病。妈妈永远是家里最后生病的那一位,即便辛苦,她从来没有埋怨。

2001年,我们第一次去吉隆坡旅行。

妈妈相夫教子,除了饮食起居,她很注重儿女的教育,常督促我们要努力求学。妈妈也陪我做运动(乒乓和羽球)。每天载送我们来回学校和教会。妈妈全时间的付出和悉心栽培,让我和大姐有机会获取奖学金深造。上大学后,妈妈让我们学习独立,自己安排生活的大小事。妈妈,感谢你的牺牲和付出!

十七岁那年,爸爸因工作关系住在吉隆坡,我们五个儿女和妈妈在民都鲁生活。某个晚上,当妈妈从音乐班载我回家,她在路上与我分享她当时面对的挑战和困难,那是妈妈第一次在我面前留下眼泪。在妈妈眼中,我一直都是个孩子。我知道她一路走来,经历许多生活的压力和委屈,但她从不在儿女面前抱怨,也不憎恨他人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也是爱的表现,因为爱是不计算人的恶。

当我到霹雳州念大学,妈妈也和弟妹们一起移居吉隆坡,和爸爸一起生活。放假回吉隆坡时,我见到当时的妈妈身心疲惫,身体有些虚弱。在和她谈话中,我得知妈妈再次面对生活上的压力。我告诉她这世界有苦难,人生充满劳苦愁烦。我和妈妈一起来到上帝面前祷告,将各样重担交托给主。

妈妈升格做外婆后

如今,我也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。当我拿产假在家照顾婴孩的时候,我深深能体会妈妈以前的辛苦——婴孩哭闹、睡眠不足等等。妈妈病危时,我抓住她的手,心里有许多感触。妈妈的这双手,就是过去抱着婴孩的我、替我冲凉、牵我长大的手。以后再也没有这双温暖的手来安慰和抚摸我了。

回想起2019年,那天我得知妈妈患上胃癌,妈妈在电话的另一端大哭一场,告诉我她有多爱我。通话结束后,我自己也悲痛大哭。那时我正怀二胎,已有7个月身孕,为了不影响我的健康,妈妈没有把太多的实际情况和苦楚告诉我。她只嘱咐我要补足营养,多喝牛奶,这样孩子就会像我一样长得比较高。虽然妈妈在化疗中身体不适,但是不减她对孙儿孙女的爱。她将生病的痛苦留给自己,却把快乐、温馨和爱留给她的后代。

妈妈在2020年11月庆祝最后一次的生日。

妈妈鼓励我们要在教会事奉。我们有机会信主耶稣,跟随耶稣,也是妈妈给我们的祝福。在妈妈患癌的日子里,她和教会的姐妹一起祷告,把一切的劳苦、压力和埋怨都卸给神,并饶恕曾得罪她的人。癌症是上帝给妈妈信心的考验。妈妈靠着神的恩典,以信心战胜这场癌症的折磨。妈妈在病痛中不离开神,反而更紧紧跟随耶稣,天天祷告、抄写经文、赞美神。妈妈一天天的消瘦,但她却告诉我们这只是肉体上的变化,无须太顾虑。她一直忍耐并坚强地面对生病所带来的痛苦。她还探望面对家庭问题的老朋友,为他们祷告,传福音给他们。妈妈也向吉隆坡的朋友为神作见证,希望她的朋友也认识耶稣。

今年七八月,妈妈的病情恶化,屡次出入医院。8月22日晚上,我带着一家大小到医院去探望妈妈。妈妈一整天都躺着,寸步难行。她看来非常难受,脚肿得厉害。我为妈妈祷告和唱诗歌,当我唱着《坚固保障》这首诗歌时,我心感受到妈妈很可能将不久于人世了。小姑也告诉我们,从她与妈妈的谈话中,感受到妈妈心里对病情的担忧。

妈妈于病痛期间抄写的圣经金句之笔迹。

与妈妈共度人生的最后一星期

在妈妈回天国的前一周,我们几个兄弟姐妹、爸爸和小姑都轮流陪伴妈妈。我不断地与她一起祷告,叫她把所有的苦毒和恼怒都交给神,因为她是神的儿女,主给她的试炼,无非是人所能受的。我也告诉妈妈,她在这世上,为上帝打了美好的战;该跑的路也已经跑尽了;当守的信仰,她已经持守了,在许多人面前已经作了美好的见证,可以卸下一切的重担。我深知在她心里有属天的平安,也有耶稣所赐的喜乐和安宁。

一周后,8月30日,经医生检查,妈妈的身体不能再负荷任何的治疗,只能用安宁医疗来舒缓她身体的疼痛。医生也让我们做决定,是将妈妈带回家还是留在医院。感谢“信望爱”机构的协助,一切所需的医疗设备都架设起来,妈妈可以好好在家休养。许多人认为妈妈在这个年纪就离开,非常可惜,但妈妈说她因信主耶稣而不畏惧死亡,她的信心反倒安慰和坚固了我的信心。妈妈看着孙女依偎在我怀里的情景,脸上露出了幸福和快乐样子,想必她也回忆过去抱我们的那个时刻……

8月31日一早,妈妈告诉我们她要走了,要和我们每一个人说话。全家人都围绕在妈妈的病榻边,把手放在妈妈的身上,心情很是复杂和不舍。妈妈向我们每一个人都交代了最后的话,我们彼此道别,说道歉和感谢的话。妈妈心里还是有点不舍,我告诉她我们以后还会在天家见,在天上一起唱诗歌,拍全家照。每一个人都为着妈妈的即将离开而痛哭,当时的心情非常复杂,是分离的悲痛,又是确信基督而有盼望的安慰。我们带着这样的心情和对上帝的信心,打从心底真诚地唱诗歌,宣告信仰。

9月4日(妈妈离世前一天),她躺在病榻上,没有多少力气了。她用剩余的力气叫了我两声“ah nong”(福州话,小孩的意思)。那是我最熟悉,最温暖的声音,以后再也没有这母爱的呼唤声了。对于妈妈的离开,我有说不尽的伤心和难过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孝敬和回报妈妈的母爱,再也没有妈妈温暖的手来抚摸和安慰我了。我的孩子再也没有机会叫声“丝丝外婆”,和她一起共度天伦。

9月5日晚上,妈妈在线上聚会中安然离世,回到上帝的怀抱。 

“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、劳苦,直到如今。不但如此,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,也是自己心里叹息,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,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。我们得救是在乎盼望;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,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?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,就必忍耐等候。”(罗8:22-25)

耶稣对她说:“复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!信我的人,虽然死了,也必复活。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。”(约11:25-26)

上帝已经卸了妈妈在世上一切的劳苦和癌症所带来的痛苦与折磨。从今以后,我只能怀念妈妈对我们付出的爱,还有她那永远不能被替代的母爱。

妈妈,你是我的榜样,我爱你!将来我们在天家再相见!